我替她争取了应得的房产权利----浦泽幸律师办案手记

发布日期:2010-10-14 浏览次数: 【字体:

我替她争取了应得的房产权利----浦泽幸律师办案手记

(浦泽幸,女,1954年出生,长宁区妇联妇女儿童维权志愿者,长宁区政协委员,上海市新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我从事律师工作近二十年。多年来,我在办案中一直秉承“服务当事人、依法维权”的理念,致力于维护当事人特别是妇女儿童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去年6月,我接受了一名妇女陈某(化名)的委托,代理其与丈夫何某某(化名)的离婚诉讼案。
陈某与何某某1996年经人介绍认识,于1997年3月结婚,双方均系再婚,婚后未生育子女。婚后,双方于2000年7月购买本市某路某弄某号101室(以下简称“101室”)房屋用于居住,何某某为房屋所有人。2008年2月22日,陈某与何某某因101室房屋产权问题发生矛盾,当月搬至其母家,双方开始分居。
此后,陈某分别于2008年2月和2008年10月两次向本市某法院提起离婚诉讼,何某某认为双方感情尚好不同意离婚,最终法院均以双方感情未破裂为由,驳回了陈某的离婚请求。
2009年6月,陈某第三次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并聘请我作为委托代理人。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9年9月公开开庭审理此案。何某某同意离婚请求,但是双方对于财产分割问题分歧严重。陈某主张,101房屋系双方于婚后使用夫妻共同积蓄所购买,为夫妻双方共同财产,应该各半分割。但何某某则认为,101室房屋是自己用个人退休时发放的一次性补贴所购买,其工龄四十余年,2000年购房时婚龄仅三年,故该补贴的绝大部分属于其婚前财产,另外其还向妹妹借款5万用于装修和购买家具家电等,并且陈某在之前的两次诉讼中曾承认购房款来源于何某某退休时的补贴,双方的婚后所得已全部用于生活花费。法庭上,双方就101室购房款来源等问题展开激烈辩论,我在综合了相关证据和法庭查明的事实后,提出了“系争房屋是夫妻共同财产”的观点。我认为,第一,原被告2000年7月购房,7月7日付清了全部房款69000余元,而何某某的单位在2000年8月份以后才发放各类退休补贴,所以不是用该补贴支付的购房款。第二,何某某在2008年11月12日的庭审中承认其退休前工资为3000元,何某某提供的07年5月至08年2月的帐本证明何某某和陈某两人每月平均生活开支为1900元。而非何某某之前所说的2700元,按何某某认可的每月3000元工资,加陈某的工资奖金1000元左右,结婚后至买房时共为39个月,收入应为156000元,支出按1900元计,39个月为74100元,应该还有积蓄81900元,买69000元的房屋是绰绰有余的。第三,关于买房的钱,何某某自己的答辩状、何某某在庭审中的称述以及其妹妹的证人证言是相互矛盾的,这说明了何某某没有讲真话:何某某08年3月6日的答辩状称:“房屋是动用我婚前几十年省吃简用一点一滴含辛茹苦积攒下来的婚前财产所购”, 09年6月18日的答辩状称:“买房用的是2000年退休时厂里发的一次性奖励”, 09年7月8日开庭时又改口为:“房屋是向妹妹借了6万元,向弟弟借了2万元所购”, 08年3月19日的庭审笔录:“当初买房子,为了装修向妹妹借了5万元”。
系争房屋是何某某、陈某婚后所购,尽管只登记在被告一人名下,根据我国法律规定,仍为夫妻共同财产。被告主张系争房屋为其婚前财产,负有举证责任,现在被告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观点,所以陈某有权取得1/2房屋或房屋折价款。
同时,我还认为,在财产分割时,夫妻的共同财产应根据照顾子女和女方的原则判决。
法院经审理认定:陈某在前次诉讼中的陈述并没有单纯承认购房款来源于何某某退休时的补贴;何某某于2000年7月购买101室房屋,而领取退休补贴的时间是2000年8月,购房款支付在前,退休补贴发放在后,时间上不支持何某某的主张;而何某某关于借款的陈述前后矛盾,证人证词也无其他证据印证。因此,系争房屋系在婚姻存续期间取得,何某某不能举证证明该房屋系其婚前财产形态的转化,故法院认定该房屋为夫妻共同财产。最后,法院作出判决:判决何某某和陈某离婚,101室房屋归何某某所有,何某某给付陈某1/2房屋折价款。
当陈某拿到法院的判决后,激动地掉下了眼泪,紧握着我的手说:“谢谢你,浦律师,多亏了你,帮我要回了我应有的房产权利,你真是维护我们妇女权益的好律师” !
作为一名律师,服务当事人,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是我们的职责,作为一名妇联维权志愿者,依法维护妇女儿童权益更是我们的天职。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