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们,拿起法律的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段崇雯律师办案手记

发布日期:2010-10-14 浏览次数: 【字体:

姐妹们,拿起法律的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段崇雯律师办案手记

(段崇雯,女,长宁区妇联妇女儿童维权志愿者,上海城大律师事务所律师。)
2009年初秋的一天下午,一位妇女哭泣着走进了律师事务所的大门,咨询有关离婚的问题。我作为当天的值班律师接待了她。
她叫王莉(化名),与丈夫陈明(化名)在单位组织的一次旅游中认识。当时两人一个在上海,一个在外地,经过多次的写信沟通,两人感情慢慢升温。陈明在写给王莉的信里表明了自己的爱意并劝王莉到上海来生活。王莉在老家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收入也可以,是不是要离开自己的家乡到上海去,王莉曾经犹豫过。但最终王莉不顾家人的质疑和反对,只身来到了大上海。不久陈明就和王莉到民政局领取了结婚证。
二人世界的生活维持不久,王莉怀孕了。一直想要一个孩子的陈明高兴极了,并同意王莉把自己的妈妈从外地叫到上海来帮忙。老人到了上海后,她的生活习惯让在大上海生活了十几年的陈明难以接受。陈明与王莉发生了激烈的争吵,陈明提出来让老人先回老家去,自己很难和老人住在一个屋檐底下,王莉则坚决不同意。老人看出来小两口是因为自己在闹矛盾,自己提出来先回去住一段时间,有需要帮忙再过来。老人走了,对着一下子空荡下来的房间,陈明正在发呆,王莉突然也回来了,而且捂着肚子。“你怎么了,怎么回事,身体不舒服吗?”王莉却淡淡的说我去流产了。为什么呢?陈明一再追问,王莉则淡淡的说是自己生气,不高兴了就去流产了。陈明简直如晴天霹雳,一下子呆坐在了床上,半天说不出话来。
从那以后,陈明和王莉开始经常为了琐事争吵,后来索性分居了。有一天两人又为了一件小事发生了争吵,陈明直接提出来我们还是离婚吧,王莉不同意,陈明冲上前去就是一记重重的耳光。随后又扑上来对王莉一顿拳打脚踢,王莉被打的鼻青脸肿。
王莉哭着跑出了家门,晚上就住在了朋友家里。第二天在朋友的陪同下来到律师处咨询。王莉很关心:像她这种状况可否经法院判决离婚?可否要求陈明赔偿?可否在分割共同财产的时候多分?面对眼睛红肿的王莉,我认真回答了她提出的问题。根据目前我国婚姻法32条的规定:对实施家庭暴力的,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根据婚姻法43条之规定: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家庭成员,受害人有权提出请求,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以及所在单位应当予以劝阻、调解。对正在实施的家庭暴力,受害人有权提出请求,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应当予以劝阻;公安机关应当予以制止。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家庭成员,受害人提出请求的,公安机关应当依照治安管理处罚的法律规定予以行政处罚。另外根据我国婚姻法第46条规定因实施家庭暴力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
王莉一边听着我的解释,一边不停地点头,我告诉她,如果下次再次遭受家庭暴力的话,应该主动向公安机关报警,用法律的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王莉决定回家和丈夫好好谈谈,婚姻能够挽回就挽回,否则也没什么好留恋的。回家后王莉看到陈明在阳台上一直在接电话而且说说笑笑,就上前质问他是在跟谁通电话,陈明挂断电话就开始责骂王莉,对王莉又是一顿拳打脚踢,这次王莉直接拨打了110报警,派出所民警到场后将两人带到了派出所,做了询问笔录以后就给王莉开了验伤单验伤,陈明也承认是自己动手打了王莉。
夫妻两人人再次碰面已是在离婚案的法庭上,王莉聘请我担任她的离婚诉讼案代理人。我在法庭在出示了派出所的询问笔录和医院的验伤记录,法庭经审理认定陈明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有家庭暴力情况,支持了王莉提出的赔偿主张,并在共同财产的分割时对遭受家庭暴力的王莉进行了多分。     
王莉的离婚诉讼结案了,她运用法律的武器维护了自己的合法权益。我们周围还有很多的这样“王莉”,她们正遭受着家庭暴力,但并没有勇敢地站出来维权。相信王莉的故事会给我们的妇女姐妹们带来一点启示,只有拿起法律的武器,才能更好地维护自己的权益。作为一名妇联维权志愿者,我愿意以自己的专业法律知识来帮助更多的弱势妇女。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